扶貧村迎來藜麥豐收季 “云朵”里長出“金麥子”

發布時間:2020-11-29 【字體:

駐村扶貧干部與村民們開心地合影。張志力 攝
煙囪村村民在搬運收割好的藜麥。張志力 攝
圖為村民用拖拉機運送藜麥,笑意寫在臉上。張志力 攝
  秋冬時節,漫山披彩、層林盡染。海拔3000多米、“隱藏”在云朵里的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縣煙囪村變成了一片七彩交錯的原野——經過近半年的耕作與等待,村民迎來了豐收。
  這幾天,歡聲笑語不時從藜麥地里傳來。藜麥地里,挺直的藜麥稈上結出飽滿的穗子,農機“轟隆隆”地忙碌著,停在路邊的大貨車逐漸被裝滿,一輛接一輛魚貫而出……
  又是一個豐收季。
  50歲的仁青磋戴著紅頭巾、拿著鐮刀在地里忙碌著。她熟練地收割著藜麥,“唰唰唰”幾刀下去,藜麥應聲而倒。在同伴的配合下,不一會兒工夫,一塊地就收割完畢。這是仁青磋開始種植藜麥的第二年,對于如何播種收獲,她已了然于心。
  去年,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投資140余萬元在定點幫扶的煙囪村推廣藜麥種植,讓藜麥產業在這個“云朵藏寨”生根發芽。從此,村民們既能出租閑置土地獲得租金收入,又能參與藜麥種植獲得勞務收入,還能享受到藜麥賣出后的收益分紅。去年,煙囪村村民通過藜麥產業實現人均土地租金和務工收入900元、收益分紅500元。
  貧困戶仁青磋一家也嘗到了藜麥種植帶來的甜頭。仁青磋的丈夫去世得早,她一個人要養育3個孩子,種地和養羊是家里主要的收入來源。2012年,一場火災燒毀了她家的房子,讓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之后,她帶著孩子們住進了村委會。在村委會的幫助下,新房子建了起來,孩子們也漸漸長大外出務工,她家的條件才慢慢得到了改善。
  由于常年勞累,仁青磋的身體不太好。大兒子放棄了外出打工掙錢的機會,留在家里照顧母親。在家務農的收入并不高,收成只夠一家人的口糧。
  村里引入藜麥種植產業后,仁青蹉看到了希望。閑置的土地也能“生”錢了,這對他們一家人而言無疑是好消息。仁青蹉一口氣租出5000多平方米的地來種植藜麥,僅租金收入一年就有近3000元。仁青磋和大兒子還參加了藜麥種植,務工收入一年也有8000多元。算起賬來,去年一年,藜麥為他們家增收了1萬多元。“不用出遠門也能掙錢了。”仁青磋開心地說。
  今年,仁青磋又把地租了出去,并繼續參加藜麥種植。“現在拿到手的地租收入和勞務收入加起來已經快1萬元了,我還在幫著收割,后面還能賺到錢。”仁青磋說,“現在吃得好穿得暖,生活越來越美好了!”
  跟仁青磋相比,同村的克么家今年藜麥種植似乎經歷了些波折。去年,成都局集團公司按土地產權證登記面積向出租土地的村民支付租金。為了讓藜麥產業在煙囪村長遠發展、村民實現自力更生,今年,成都局集團公司將藜麥產業移交給了當地的農業公司,但不再按照產權面積支付租金,而是按照重新測量的實際種植面積算。去年,克么一家靠出租土地實現了增收,但今年土地重新測量后面積少了,這就意味著租金變少了,克么無法接受,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成都局集團公司駐村干部代林均和畢忠奎了解到這一情況后,立即上門做克么的思想工作。“雖然今年地少了,但每畝地租金漲了100元。地荒著也是荒著,租出去種植藜麥不僅有收入,而且有人打理,土壤會變得更肥沃。這樣,也有助于你以后自己種其他的農作物。”駐村干部從多個方面為克么分析講解種植藜麥帶來的好處。
  克么聽后一想,覺得駐村干部說得在理,最終答應繼續參與藜麥種植。如今,望著地里結滿穗子的藜麥,克么臉上笑開了花。“今年參與藜麥種植能有六七千元的收入。平時我一個人種不過來這么多地,也掙不了這么多錢。明年要是再種藜麥,我一定不再猶豫!”克么說。
  收割后的藜麥地里散發出陣陣清香,而在海拔3000多米的半山腰,一棟棟漂亮的藏式民居靜靜佇立,一陣陣喜悅的歌聲直沖云霄,煙囪村村民的生活也猶如藜麥般,越過越紅火。
附件:
回到頂部
彩乐园2